盛大私服卧底“无间道” 80后穷屌丝化身千万富翁

【52pk 5月24日消息】 26岁的蔡文,被关押在重庆市监狱早已一年半。

对他来说,5年来的经历如同“黄粱一梦”:底层出身的他,本是一名一贫如洗的待业青年;2007年3月后,他摇身一变,成为网游私服江湖“大佬”,坐拥千万资财,驾名车、住别墅;3年半后的2010年底,他涉案落网,身陷囹圄。

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近来审理的一桩“网游私服”案,曝光了蔡文的暴富传奇:他招募一帮90后青年,组建黑客团队—“骑士攻击小组”,专门功击网游《传奇》私服,胁迫私服们交出广告代理权。

几家服务器托管商亦被拉下水,充当蔡文的“打手”。更离奇的是,在这条红色利益链条上,上海盛大网络公司派出的一名严打私服的“线人”,亦涨入千万元的利益沟壑,演绎了一出真实版“无间道”。

网游私服江湖是一个什么样的纷扰世界,其内部有着如何的白色利益链条?从上海万元“网游私服”案中,可窥一斑而见全豹。

从失业青年到千万富翁

蔡文,江苏省海门市海门镇青海新村人,生于1985年12月。这位熟人眼里的“小眼短发”的大男孩,自2004年7月中学毕业后仍然失业在家,沉迷于网路游戏,酷爱《传奇》。

这款2001年步入中国市场的日本游戏,在2002年9月时,源代码泄漏,国内很多人借助各类渠道获取这种程序,在网路上私设游戏服务器。这种未经《传奇》的中国代理商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授权而开办的服务器,被称为《传奇》“私服”。

“私服”属网路盗版,是一种侵犯著作权的行为。但在我国网游市场上,“私服”盛行,目前60%以上的玩家在使用私服。而“私服”老板为吸引更多玩家,就得在私服广告发布站做广告。

仿盛大私服_仿盛大私服登陆器_盛大私服

这使仍然苦于无独立经济能力的蔡文闻到商机。2007年3月,蔡文拉来老乡邵哲宇,买了几台笔记本,开始了“网游私服江湖之旅”—传奇私服广告代理。2007年4月,蔡文成立“黑夜功击小组”,自任“带头大婶”,采取流量功击形式逼抢拒绝为自己提供广告代理权的发布站。

三个月后,蔡文租用“数据中国”的服务器达到五六十台。这些服务器可形成大概6G规模的流量,当它们同时访问一个网站时,被访问的网站都会卡死“掉线”,玩家即难以登陆。

为迅速提升江湖名气,蔡文还借用当时业界十分出名的私服代理商“骑士”名号,将黑客小组改名为“骑士攻击小组”。很快,“骑士小组”在网游私服界名声大噪,因为它拥有“要谁下岗谁就下岗”的强悍功击实力。13家传奇私服广告发布站陆续臣服,其广告代理权亦落入蔡文手中。

“这样,每一条私服广告可挣5-10元,再加上业务量上来了,就开始大把赚钱了。”蔡文供称,到2008年11月,他已获利1000万元。

当年8月,暴富的蔡文从北京购置了一辆价钱高达135万元的进口保时捷卡宴越野车。知情者称,发家后的蔡文开始频频出入高端消费场所,每月吃喝耗费起码二三十万元。

蔡文成为千万富翁的同时,危险亦渐次迫近,湖北省仙桃市公安局盯上了他。2008年11月,因涉嫌非法经营罪,他被网上通缉。蔡文离开山东泰州,逃往西安。在这里,有他的一位好朋友胡小伟。胡出生于1982年,江苏扬州人,2005年从上海学院毕业后,一直在当地一家电子公司工作,担任IDC(即互联网数据中心)业务营销主管。2007年初,蔡文向胡小伟所在公司租借服务器时,与胡相恋。

蔡文向民警交待,他拉胡小伟一起在上海再战江湖,继续做传奇私服业务。这次重整旗鼓,在功击手段上已经升级—直接使人到私服广告发布站的服务器机房里将网线拔除。

业内人士透漏,私服收益虽高,但防护能力较弱,易受功击;因此,需将服务器托管到抗功击能力较强的机房。而大陆目前仅“数据中国”和“群英网络”等少数机房具备这些能力。

蔡文找到上述两个机房的主管,让她们将指定的服务器网线拔除。每拔一根网线的酬劳是100元,后来直接包年,“一个月付给她们20万”。

“数据中国”总经理高云伍否认,2009年因协助蔡文拔网线,他共获利900万元。而蔡文亦自诩,给了“群英网络”相关人员100多万元。

高云伍曾一度拒绝充当蔡文“打手”,但在巨额利益诱惑面前,这位1981年出生的四川宜宾人最终沦陷,“每次都只是断网几分钟,时间不会很长,不会损失顾客。”

但这几分钟,对于被断网的发布站却足以导致致命打击。依靠这些致命功击形式,“骑士小组”在私服广告代理市场掀起一阵血雨腥风,遇到不愿授予代理权的发布站,他们便发动逼抢,使其网站未能访问而妥协,接受条件。到2009年年中,“骑士”基本领到她们想领到的发布站的代理权。

在代理私服广告的同时,蔡文和胡小伟为扩大利润源,先后自建4家传奇私服广告发布站,并相继招募了十多名85后、90后入伙。

据胡小伟向广东咸宁民警做出的一次供认,2009年下半年,“骑士”业务量大幅膨胀,每天的进出帐都在几十万元以上。

盛大卧底“无间道”

就在“骑士”的业务做得热火朝天时,一名不速之客找上门来。

2009年底盛大私服,上海盛大公司稽核部派出一名卧底,潜入网游私服界侦悉《传奇》私服信息。这名卧底叫陈荣锋,生于1985年11月,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新兴镇人,2007年7月从江苏徐州九州技术学院毕业后,一直赋闲在家。

因陈荣锋比较了解传奇私服市场,公关协调能力强,2009年12月中旬,盛大稽核部口头承认他为该部线人。2010年1月8日,陈即将成为盛大线人,其主要职责是提供传奇私服发布站侵权信息,供盛大稽核部参考。

仿盛大私服_盛大私服_仿盛大私服登陆器

“数据中国”总经理高云伍供认,2009年底,自称是上海盛大稽核部的陈荣锋来找他,要求“数据中国”封掉蔡文在这里的传奇私服广告发布站的服务器IP。此人还嘟囔一句意味深长的话,“如果你们合作,就不用封。”

随后,蔡、高和陈会面。蔡文差遣陈的要求,双方约定,从2010年1月开始“合作”:“骑士”私服广告发布站的收益三方均沽,陈荣锋分成20%,高云伍分成20%,剩下60%由蔡文和胡小伟平分。2010年1月至2010年11月共11个月时间里,蔡文和胡小伟共向高云伍汇款1800多万元。高云伍供诉说,“陈荣锋从中获利1100万元左右,我从中获利700多万元。”但陈荣锋向司法机关承认只领到560万元。他说,2011年春节,他从那些钱中掏出50万元给了盛大稽核部时任总监胡骏,“顺便给胡下边的兄弟每人打发1万-2万”。

盛大稽核部原内审专员孙平波接受上海民警审讯时透漏,2010年初,陈荣锋已不服从盛大公司线人管理规定,当年4月,盛大内部大会讨论通过取消陈荣锋线人资格。

尽管日进斗金,但寻求业务合法化,一直是蔡文和胡小伟的梦想。2010年12月,陈荣锋总算带来惊喜。

据高云伍接受民警调查的审讯口供,陈荣锋答应给蔡文代办私服广告发布授权书一事,在2010年12月9日迎来转机,他听到了陈荣锋所获得的北京盛大的传奇私服广告发布授权书。

“授权江苏千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千存网路”)经营《传奇》以及《传奇世界》非官方游戏(即私服)运营以及推广平台。”高云伍说,授权书前面有很多附送条件,其中一条为,千存网路必须用上海盛大公司开发的盛付通作为支付平台,盛大借此监管整个授权业务。

“千存网路主要从事C2C业务,私服合法化是其中的一个项目。”陈荣锋透漏,原本他和高云伍口头合同二人各持该公司50%的股份,但因高当时被民警盯上,股份暂时使他代持。

陈荣锋在司法材料中称,通过获得盛大公司授权,帮助“骑士”私服合法化盛大私服,是他向盛大公司发去的商业计划;其后,盛大同意为他授权。

他表示获得盛大授权的目的有二:一是将“骑士”网站合法化,二是领到盛大授权是他创立千存网路的前提。在他看来,先将“骑士”的发布站划归自己的公司,再设法搞到盛大公司的授权,“即使拿不到授权,对我也没有哪些损失”。

仿盛大私服登陆器_仿盛大私服_盛大私服

高云伍供认称,陈荣锋取得盛大公司授权后,此时已全面接管“骑士”私服广告发布站的胡小伟,便在千存网路经营平台上发布传奇私服广告,每月收益的四至五成份给千存网路;然后,千存网路再掏出其中的两成交给盛大公司。

事实上,陈荣锋的野心不仅仅只是占领“骑士”网站,他还企图通过领到盛大关于私服的授权,从私服界攫取更大的利益。

针对陈荣锋已获盛大经营传奇私服发布网站的授权说法,盛大前对帐专员孙平波向司法机关透漏,他们从盛大内部了解到,千存网路获得的不是“运营发布传奇私服网站”的授权,而是“打击发布传奇私服网站”的授权,“具体情况盛大公司法务部能够解释清楚”。时代周报记者就陈荣锋获授权专访盛大公司,其公关部表示,目前暂未据悉此事,但盛大积极严打私服的心态和立场未曾改变,更不存在“将私服合法化”的做法。

大佬落网

作为“骑士”团伙的两位大婶,蔡文和胡小伟富有反侦查脑子,他们从不在私服发布站上留下电话和办公地点。“骑士”小组也构建起严密的内部规则,成员与下级代理的业务联系只通过代理服务器登陆QQ进行,严禁对外公布联系方法。

然而,比做“业务”更为严酷的是收款时的“流水线”作业。尽管行事小心谨慎,但这个被业界称为“网络黑社会”的组织一直步入了民警视线。

时代周报把握的一份公安部电文显示,2010年9月6日,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专门就“骑士攻击小组”非法入侵计算机系统案电令重庆公安局网监总队,并将其列为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。警方从500万条线索中经过剖析比对,锁定神秘勇士的“带头大婶”蔡文。2011年5月30日,警方立案,除胡小伟出逃美国,19名凶手尽数落网。

而盛大的“卧底”陈荣锋,则在2011年3月向南京民警投案自首,目前处于取保候审状态。5月20日下午,时代周报与陈取得电话联系,他宣称千存网路的商业模式在经历蔡胡案这个事情后遭到严打,目前公司濒于倒闭,“自己也已退出网游私服市场”。

据该案一结伙成员代理律师伍继军介绍,“骑士小组”19名成员涉案总金额上万元,为重庆网监总队创立以来侦办的最大网路犯罪案件。

2012年1月15日和3月29日,此案已在重庆市渝北区法院两次开庭审理。伍继军称,因此类网游私服案判例在国外并不多见,渝北区法院相当慎重,目前已将裁定意见报请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,“宣判日期尚待通知”。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«   2022年3月   »
123456
78910111213
14151617181920
21222324252627
28293031
网站分类
搜索
最新留言
    标签列表
    友情链接